來淺草陪太宰治當酒鬼吧!神谷酒吧電氣白蘭

  •   
  • 鮪魚肚次郎

日本的酒有很多耳熟能詳的種類,不過若是特別提起「電氣白蘭」這款酒品,有時連日本人都對你投以特別的眼光,畢竟在這個時代許多年輕人都已經遺忘了他。

電氣白蘭,這有著頗令人玩味名字的酒品,可是見證了明治時代以來淺草的興衰。

▲夜深人靜的淺草雷門,只剩下觀光客與喝醉的日本上班族。

電氣白蘭是一款曾在明治時期於淺草一代極其流行的酒品,當時在日本,洋酒非常昂貴,不是一般人能負荷得起,在這個時代背景之中,明治維新帶來的電燈,正照耀了東京的街道,從中醞釀出能讓人忘卻憂傷的酒精,正是「電氣白蘭」。它是以白蘭地為基底,加入琴酒、葡萄酒、庫拉索酒以及藥草的酒品,這樣的命名有兩種說法——

一、當時「電氣」正方興未艾,因此許多當時的商品都加上這樣的名詞來增加潮度。

二、高濃度以及混合了藥草的電氣白蘭,原本叫做「速成白蘭地」,但因為飲用完舌尖會有麻麻的熱感,像是被電到一樣而得到如此稱呼。

電氣白蘭擁有如此浪漫時代下的背景以及他特殊的氣味跟口感,讓許多文豪都留戀於他,無論是太宰治還是近代的作家森見登美彥,都曾在小說中提及電氣白蘭,也可窺見這款酒品背後的魅力。

講了這麼多,如果要喝到他,真心推薦——最棒的方式,就是直接拜訪他的誕生地,同時也是全日本第一家西式酒吧:「神谷酒吧」來品嚐電氣白蘭的魅力。

▲有形文化財——神谷酒吧入口,他曾是淺草派文豪們的沙龍,谷崎潤一郎、 坂口安吾、太宰治都曾在這品嚐過電氣白蘭。

來去神谷酒吧

小編認為他應該是全日本最囂張、最好找到的酒吧了。位於淺草的神谷酒吧,地址更是「1丁目1番1号」,1-1-1。來到這裡最好的方法就是搭乘來到淺草站,無論你是坐JR還是地鐵,都只需要走路一兩分鐘就能抵達。

▲東京地下鐵淺草站,三號出口走出去就對了!

小編是搭乘地下鐵來到這的,從三號出口出去,走兩步路左手邊即是大名鼎鼎的神谷酒吧,他是一整棟的建築物,想找不到都難。現在我們所看到的建築物是大正時期改建後的西式建築,1921年落成的,算起來也要百歲了,從明治時代經營至今一百二十多年的神谷酒吧可是登記為有形文化資產的古蹟。

▲神谷酒吧是一整棟建物,要找不到也很難。 ▲依然繁華的神谷酒吧。

抱著這份崇敬的心情,小編走進了這家店面。

神谷酒吧有三層樓,第一樓是販售部跟酒吧,適合一堆人酒聚,吵雜熱鬧的風格。二樓則是西式料理店,適合家族聚餐。三樓則是和風餐廳較為寧靜,價格也比較高段,也有個室包廂。

小編很窮,所以選擇一樓的酒吧,這也是適合老百姓們的好地方。

他們的點餐方式比較半自助式,要先直接跟櫃台購買「食券」,再找位置坐,將「食券」遞給服務人員,服務人員就會上菜。小編是禮拜四的晚上七點半~八點多來到店內,即使是平常日這裡還是非常熱鬧,不過年齡層偏高。夾雜著幾組和小編一樣是慕名而來的外國遊客。

▲左手邊有旋轉手扶梯,能通往二樓與三樓,下次小編也想挑戰看看上面的樓層。

主角登場——電氣白蘭

店內販售的電氣白蘭主要略分兩種,一種是酒精濃度30%的「電氣白蘭」、再來是40%的「電氣白蘭OLD」,衍生的種類則是有電氣白蘭沙瓦、電氣白蘭Highball、電氣白蘭蘇打可以選擇。

▲正中央標誌著<オールド>的電氣白蘭酒精濃度比較高,左邊擺在小台子上的則是30度的電氣白蘭。價格都很親民。 ▲電氣白蘭系列的調酒跟飲品,有雞尾酒調酒、電氣蘇打(無酒精)、電氣白蘭沙瓦等選擇。

「通通來一杯吧!」雖然很想這麼說,但小編晚點還有其他的取材,所以只能弱弱的點了一杯電氣白蘭跟下酒菜來品嚐。

琥珀色澄澈的電氣白蘭在遞出食券之後,才一陣子就來到桌上了。好美——這是小編想到的第一句話,然後就是取材的瘋狂拍照,有點把隔壁的歐吉桑給嚇壞了真的很抱歉。

▲烈酒當然要配水喝,小編當天體虛沒有點生啤酒配電氣白蘭的配法有些可惜。

電氣白蘭因為是烈酒,一定會陪著一杯冰開水,這樣純配清水與烈酒的喝法叫做straight,這似乎是相當老派的喝法。小編取材默默觀察著好幾組客人,大概只有單獨前來這裡,拖著孤單背影的歐吉桑會這樣點,一杯電氣白蘭配著一杯開水,一道下酒菜,默默地一口一口喝掉他。

而店面最受歡迎的喝法,也是酒吧強烈主打的喝法,則是點一杯電氣白蘭配著冰涼的生啤酒,兩種酒品交錯著喝,這樣的喝法在熱鬧的大桌上跟(有點年紀的)上班族酒聚中可以看到,當年摩登紅極一時的明治景色,他的餘韻過了一百年似乎還能夠在這家店面中體會到。

另外一種是在網路上流傳的特別喝法,是一杯咖啡杯大小左右的紅茶倒進電氣白蘭裡,因為電氣白蘭特殊的香氣跟白蘭地跟紅茶很搭,各位酒鬼們敬請買回家嘗試看看囉。

▲除此之外小編還點了骰子牛燒肉當下酒菜,圖中是食券以及店員收下食券後會給你一張等候上菜的卡片。  

品味電氣白蘭

並非專家,但一直是對酒精愛湊熱鬧的小編第一口淺嚐電氣白蘭時有些被驚豔到,這不是業配也不是客套——帶著一點甜味跟藥草香一瞬間以為自己喝的不是烈酒,但下一秒又立刻感受到烈酒的灼熱溫度,舌尖可以感覺到一股藥草味,有一點點漢方藥的氣息但還算滿舒服的,不愧是在淺草當過偶像的名酒呢。就這樣配著點來配菜的骰子牛,一口一口地品嚐,完成了這次取材最重要的行程。

▲舌尖真的會有一點餘韻,有點像是帶著香氣的辣度,有點甜又有點麻,以及烈酒特有的溫熱感。  ▲意外的刺客,骰子牛肉與馬鈴薯,超級好吃。

第二輪是隔壁上班族們熱烈跟小編推薦的馬鈴薯炒洋蔥配上電氣蘇打。電氣蘇打其實就是電氣白蘭中的那個特殊的藥草成份配上清涼碳酸水,很推薦想來品嚐大正昭和氣息但又對烈酒沒輒的女生朋友們。

▲電氣蘇打,沒有酒精,卻有電氣白蘭的芬芳。 ▲被隔壁微醺熱情的上班族推薦的下酒菜,培根+洋蔥+馬鈴薯真的非常好吃!

總之就是少了酒精的電氣白蘭——可以不斷的回味起電氣白蘭中那特別的芬芳但又不用怕醉倒在路邊的最佳選擇,建議不要擺太久,不然味道會因為冰塊而變得太淡。

題外話,那個馬鈴薯真的有點太好吃了,差點讓小編忘記這家店主打的是酒而不是馬鈴薯了,額外推薦這家店與馬鈴薯相關的任何料理,馬鈴薯控爆發。

醉倒在明治時代裡

  ▲在洋酒變得普及而廉價之後,電氣白蘭不再像是過往那樣興盛,但它卻依然停留在此,等待新的客人上門體會它的魅力。  

神谷酒吧是日本西洋化、現代化的一項里程碑之一,在全日本第一家西式酒吧裡,還能夠感受到日本人保存著一百年來的陳年風情,十分推薦大家來這裡,陪著太宰治與森見登美彥醉倒明治時代的酒精裡,無論是追尋著「人間失格」還是「有頂天家族」的腳步而來,或者是歷史控與美食愛好者,神谷酒吧應該都不會讓你失望才是。

  ▲神谷酒吧就在雷門的右手邊,淚推任何詩人騷客以及酒鬼來上門。

地點資訊

店名:神谷酒吧 (神谷バー)

地址:東京都台東區淺草1丁目1番1号

交通方式:

東京地下鐵・銀座線淺草站  三號 出口 步行約1分鐘

都營地下鐵・淺草線浅草站 A5番 出口 步行約2分鐘

日本的酒有很多耳熟能詳的種類,不過若是特別提起「電氣白蘭」這款酒品,有時連日本人都對你投以特別的眼光,畢竟在這個時代許多年輕人都已經遺忘了他。

電氣白蘭,這有著頗令人玩味名字的酒品,可是見證了明治時代以來淺草的興衰。

▲夜深人靜的淺草雷門,只剩下觀光客與喝醉的日本上班族。

電氣白蘭是一款曾在明治時期於淺草一代極其流行的酒品,當時在日本,洋酒非常昂貴,不是一般人能負荷得起,在這個時代背景之中,明治維新帶來的電燈,正照耀了東京的街道,從中醞釀出能讓人忘卻憂傷的酒精,正是「電氣白蘭」。它是以白蘭地為基底,加入琴酒、葡萄酒、庫拉索酒以及藥草的酒品,這樣的命名有兩種說法——

一、當時「電氣」正方興未艾,因此許多當時的商品都加上這樣的名詞來增加潮度。

二、高濃度以及混合了藥草的電氣白蘭,原本叫做「速成白蘭地」,但因為飲用完舌尖會有麻麻的熱感,像是被電到一樣而得到如此稱呼。

電氣白蘭擁有如此浪漫時代下的背景以及他特殊的氣味跟口感,讓許多文豪都留戀於他,無論是太宰治還是近代的作家森見登美彥,都曾在小說中提及電氣白蘭,也可窺見這款酒品背後的魅力。

講了這麼多,如果要喝到他,真心推薦——最棒的方式,就是直接拜訪他的誕生地,同時也是全日本第一家西式酒吧:「神谷酒吧」來品嚐電氣白蘭的魅力。

▲有形文化財——神谷酒吧入口,他曾是淺草派文豪們的沙龍,谷崎潤一郎、 坂口安吾、太宰治都曾在這品嚐過電氣白蘭。

來去神谷酒吧

小編認為他應該是全日本最囂張、最好找到的酒吧了。位於淺草的神谷酒吧,地址更是「1丁目1番1号」,1-1-1。來到這裡最好的方法就是搭乘來到淺草站,無論你是坐JR還是地鐵,都只需要走路一兩分鐘就能抵達。

▲東京地下鐵淺草站,三號出口走出去就對了!

小編是搭乘地下鐵來到這的,從三號出口出去,走兩步路左手邊即是大名鼎鼎的神谷酒吧,他是一整棟的建築物,想找不到都難。現在我們所看到的建築物是大正時期改建後的西式建築,1921年落成的,算起來也要百歲了,從明治時代經營至今一百二十多年的神谷酒吧可是登記為有形文化資產的古蹟。

▲神谷酒吧是一整棟建物,要找不到也很難。 ▲依然繁華的神谷酒吧。

抱著這份崇敬的心情,小編走進了這家店面。

神谷酒吧有三層樓,第一樓是販售部跟酒吧,適合一堆人酒聚,吵雜熱鬧的風格。二樓則是西式料理店,適合家族聚餐。三樓則是和風餐廳較為寧靜,價格也比較高段,也有個室包廂。

小編很窮,所以選擇一樓的酒吧,這也是適合老百姓們的好地方。

他們的點餐方式比較半自助式,要先直接跟櫃台購買「食券」,再找位置坐,將「食券」遞給服務人員,服務人員就會上菜。小編是禮拜四的晚上七點半~八點多來到店內,即使是平常日這裡還是非常熱鬧,不過年齡層偏高。夾雜著幾組和小編一樣是慕名而來的外國遊客。

▲左手邊有旋轉手扶梯,能通往二樓與三樓,下次小編也想挑戰看看上面的樓層。

主角登場——電氣白蘭

店內販售的電氣白蘭主要略分兩種,一種是酒精濃度30%的「電氣白蘭」、再來是40%的「電氣白蘭OLD」,衍生的種類則是有電氣白蘭沙瓦、電氣白蘭Highball、電氣白蘭蘇打可以選擇。

▲正中央標誌著<オールド>的電氣白蘭酒精濃度比較高,左邊擺在小台子上的則是30度的電氣白蘭。價格都很親民。 ▲電氣白蘭系列的調酒跟飲品,有雞尾酒調酒、電氣蘇打(無酒精)、電氣白蘭沙瓦等選擇。

「通通來一杯吧!」雖然很想這麼說,但小編晚點還有其他的取材,所以只能弱弱的點了一杯電氣白蘭跟下酒菜來品嚐。

琥珀色澄澈的電氣白蘭在遞出食券之後,才一陣子就來到桌上了。好美——這是小編想到的第一句話,然後就是取材的瘋狂拍照,有點把隔壁的歐吉桑給嚇壞了真的很抱歉。

▲烈酒當然要配水喝,小編當天體虛沒有點生啤酒配電氣白蘭的配法有些可惜。

電氣白蘭因為是烈酒,一定會陪著一杯冰開水,這樣純配清水與烈酒的喝法叫做straight,這似乎是相當老派的喝法。小編取材默默觀察著好幾組客人,大概只有單獨前來這裡,拖著孤單背影的歐吉桑會這樣點,一杯電氣白蘭配著一杯開水,一道下酒菜,默默地一口一口喝掉他。

而店面最受歡迎的喝法,也是酒吧強烈主打的喝法,則是點一杯電氣白蘭配著冰涼的生啤酒,兩種酒品交錯著喝,這樣的喝法在熱鬧的大桌上跟(有點年紀的)上班族酒聚中可以看到,當年摩登紅極一時的明治景色,他的餘韻過了一百年似乎還能夠在這家店面中體會到。

另外一種是在網路上流傳的特別喝法,是一杯咖啡杯大小左右的紅茶倒進電氣白蘭裡,因為電氣白蘭特殊的香氣跟白蘭地跟紅茶很搭,各位酒鬼們敬請買回家嘗試看看囉。

▲除此之外小編還點了骰子牛燒肉當下酒菜,圖中是食券以及店員收下食券後會給你一張等候上菜的卡片。  

品味電氣白蘭

並非專家,但一直是對酒精愛湊熱鬧的小編第一口淺嚐電氣白蘭時有些被驚豔到,這不是業配也不是客套——帶著一點甜味跟藥草香一瞬間以為自己喝的不是烈酒,但下一秒又立刻感受到烈酒的灼熱溫度,舌尖可以感覺到一股藥草味,有一點點漢方藥的氣息但還算滿舒服的,不愧是在淺草當過偶像的名酒呢。就這樣配著點來配菜的骰子牛,一口一口地品嚐,完成了這次取材最重要的行程。

▲舌尖真的會有一點餘韻,有點像是帶著香氣的辣度,有點甜又有點麻,以及烈酒特有的溫熱感。  ▲意外的刺客,骰子牛肉與馬鈴薯,超級好吃。

第二輪是隔壁上班族們熱烈跟小編推薦的馬鈴薯炒洋蔥配上電氣蘇打。電氣蘇打其實就是電氣白蘭中的那個特殊的藥草成份配上清涼碳酸水,很推薦想來品嚐大正昭和氣息但又對烈酒沒輒的女生朋友們。

▲電氣蘇打,沒有酒精,卻有電氣白蘭的芬芳。 ▲被隔壁微醺熱情的上班族推薦的下酒菜,培根+洋蔥+馬鈴薯真的非常好吃!

總之就是少了酒精的電氣白蘭——可以不斷的回味起電氣白蘭中那特別的芬芳但又不用怕醉倒在路邊的最佳選擇,建議不要擺太久,不然味道會因為冰塊而變得太淡。

題外話,那個馬鈴薯真的有點太好吃了,差點讓小編忘記這家店主打的是酒而不是馬鈴薯了,額外推薦這家店與馬鈴薯相關的任何料理,馬鈴薯控爆發。

醉倒在明治時代裡

  ▲在洋酒變得普及而廉價之後,電氣白蘭不再像是過往那樣興盛,但它卻依然停留在此,等待新的客人上門體會它的魅力。  

神谷酒吧是日本西洋化、現代化的一項里程碑之一,在全日本第一家西式酒吧裡,還能夠感受到日本人保存著一百年來的陳年風情,十分推薦大家來這裡,陪著太宰治與森見登美彥醉倒明治時代的酒精裡,無論是追尋著「人間失格」還是「有頂天家族」的腳步而來,或者是歷史控與美食愛好者,神谷酒吧應該都不會讓你失望才是。

  ▲神谷酒吧就在雷門的右手邊,淚推任何詩人騷客以及酒鬼來上門。

地點資訊

店名:神谷酒吧 (神谷バー)

地址:東京都台東區淺草1丁目1番1号

交通方式:

東京地下鐵・銀座線淺草站  三號 出口 步行約1分鐘

都營地下鐵・淺草線浅草站 A5番 出口 步行約2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