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來這吃飯不用出錢?東京相席屋體驗記

  •   
  • 徐尼唏

相席屋,你們曾在東京旅遊時看過這間店的招牌嗎?初來乍到日本,日文一句都不會時,一直以為是跟相撲有關係的餐廳,就這麼一直誤解下去,直到有天......

  「欸欸欸。妳們知道相席屋嗎?」方方問。

  「相席屋,常看到招牌,跟相撲有關係吧......是做什麼的啊?」仍然覺得是跟相撲有關的餐廳的我回。

  「哈哈,不是啦,是年輕男女認識異性的地方啦,有提供食物、飲料,女生去不用錢,男生付費,而且,可以吃到飽、喝到飽耶。」咪將大解惑。

  「啥!是類似相親的地方嗎?」我滿臉問號問,原來有這種餐廳。

  「女生不用付錢,只有男生要付錢,感覺有點怪怪的......」方方說。

  「我本來也這樣覺得,不過同事前兩天去,她說真的是女生不用付錢,店員會安排男生坐到同一桌聊天,也會一次換不同男生聊天,同事吃飽喝足聊滿就回了。」咪將再度解惑。

  「日本這種類似相親,認識異性的產業好多好發達⋯。」方方讚嘆。

  「欸欸,那沒事我們去看看。」咪將提議想去見識見識。

  「可是很怪欸......要跟陌生人聊天......」我回。

  「來日本生活了,什麼都去見識一下嘛。」咪將努力想說服我們。

  「喔,喔,去看看是可以啦,那我可以只吃東西不聊天嗎?」覺得去看看也無不可,反正有得吃,笑。

  「妳們真的要去唷?嗯,相親的地方,我才不要去。」方方滿臉不想加入。

  「走啦走啦,一塊去有伴,壯膽嘛。」咪將使出小哀求招數......

  於是,相席屋之旅,就這麼成行了。

 

  走進相席屋,店內微黃燈光,比居酒屋稍微昏暗些,門口有男男女女在等著進店裡,店員檢查身分證件,確認成年後,就被領著走到小小的包廂位子,店裡已有客人,男生坐在桌子同一邊,女生們坐對面,熱熱鬧鬧的聊著天。店內的女客人們,看起來年紀約莫二字頭,男生年紀就寬了些,看似有二字頭,也有三字頭。

  雖說女生免費,目的是為認識異性的店,但菜單的內容不是隨便打發人的食物,有沙拉、義大利麵、義式香腸、薯條炸雞...等、還有各式甜點,飲品包含酒精和無酒精飲料,種類也多,挺豐富的。

  「下班就衝來,快餓死了,趕快點吃的。」肚子餓的咕嚕咕嚕的我說。

  「好好好,妳就是來負責吃的。」咪將笑著回我。

  「我還有負責保護妳們啊,這場合不知道到底是怎樣的場合,如果有怪人出現,我們就快點走了吧。」裡頭最年長的我總覺得要負責觀察情勢,有問題得立刻嗅出。

  「炸雞不錯吃耶,再多點一些。」方方開啟食物評分探測器說。

  包廂裡就只有我們三人,食物讓人卸下心防,我們開開心心的邊吃邊聊天,聊著聊著,店員打開包廂門,放了三張擦手布巾在對面的位子,跟著走進來三個男生,男生們坐下後,主動跟我們搭話。

  「妳們三個人都在上班了嗎?」男生問。

  「對啊。」我們回。

  「那妳是同事嗎?我們三個是同期的同事。」男生問。

  「不是唷,我們住一起,是Sharehouse的室友兼朋友。」我們回。

  「Sharehouse,是電視上演的男生女生住一起交友那種?」男生們滿臉對Sharehouse充滿疑問,有個電視節目內容是住在Sharehouse裡的男女交友節目,所以常有日本人以為那就是Sharehouse生活,只好認真跟對方解釋一番......

  「原來如此,對了,都不知道怎麼稱呼,我們先自我介紹,然後換妳們唷。」男生們再度想話題。

  「好唷,你們先開始。」我們從善如流,沒話題也會太乾的大眼瞪小眼。

  三位男生的自我介紹,已有想梗要好好推銷自己,笑,如果只說名字就太單調,得加開個什麼玩笑,讓女生們有記憶點,好加分。

  「那妳們做什麼工作啊,我猜猜,是在服飾業界上班嗎?」

  「猜錯了唷。」

  「今天為什麼來這裡啊?是第一次來嗎?」男生們邊問邊自己回答。「我們到這裡已經是第三攤了唷,晚上吃完飯後,去了一間居酒屋,然後決定來這裡,妳們呢?」

  「我們沒來過,想來見識看看。」我們誠實回答。

  「我們也是第一次來耶,真的真的,都沒來過。」男生們完全像第十幾二十次來,但也不需要揭穿,大家來這裡,不過就是聊天說笑,不像真正的相親般,是為了尋覓可交往的異性,所以不用過於認真,也不需老實交代什麼,但也許正是這種環境,有些人抱著別有用意的其他心態也不一定。

  我們從工作,聊到住東京哪區,台灣有什麼好玩好吃、外國人眼中的日本不思議,經歷了一場不會太乾的相席會。

  聊著聊著,店員來包廂敲門,要男生們換桌,換桌前男生會問是否交換聯絡方式,交換聯絡方式是種禮貌的例行任務。

  接著,又進來了三位男生,同樣的想好梗的自我介紹、問工作、問第幾次來相席屋、聊天、換桌、聊天、換桌...,同樣的流程,無數次,在這一晚。

  回家路上⋯。

  「欸,東西挺好吃的,還可以練日文,下次還來嗎?」省錢大作戰方方算出這裡CP值高的問我們。

  「不了,這種場合不適合我,他們太小了,配合他們聊天好累。」我立刻Say No。

  「我也不能常來啦,被男友知道不大好⋯。」咪將有男人真的得顧慮一下。

  看來,我們的相席屋體驗,可能僅只這次。

  相席屋,有好聊的人,也有烏鴉總是飛過的人;有禮貌的人,也有女生不是菜就開始東張西望的人;有單純想和女生聊天的人,也有意圖多些再多些再更多些的人。有些男男女女各自開啟自己的雷達,掃描著對方頻率是否與自己相同,相同頻率,相同目的,那就一拍即合了。

  我們的雷達散發什麼頻率呢?當然是考察,唉,嫩招,唉,老套,姊姊們看著這些小弟弟,心想著,唉,這個真生嫩,哎,這人真單純,意圖馬上被我們這些老薑看出。相席屋比較適合年輕人,面對見識過小小風浪的輕熟女們,這裡比較接近年輕人們的遊樂場,適合年輕、愛聊天、愛交朋友並且會保護自己的妳妳妳,不適合老妹、聊三秒年輕話題就累、還要維持社交禮儀、臉上堆滿微笑的我妳她。

註:

1. 相席,在日文的意思是與不認識的人同桌吃飯,有點類似在台灣去小吃店吃飯時的併桌的意思。

2. 據朋友的調查結果,不同區域的相席屋,男生的年齡層也不同,店位在上班族較多的相席屋,男生的年齡層比較高,那就不是年輕人們的遊樂場了,而女生年齡層則差不多,二十代的女生為大宗,雖説不是真的相親場合,但也有人在相席屋遇見另一半。想練日文或是了解日本人文化,這裡或許不失為一個管道,但女孩子們要懂的保護自己唷。而相席屋的費用,女生不需付費,男生究竟費用多少,我仍然不知道,只在Google查到男生的費用是,前30分鐘1500日幣,之後每10分鐘加收500日幣。完全天價,只能謝謝請吃飯的年輕弟弟們了。

 

 

口袋日本有官方line帳號&粉絲團&IG囉!

相席屋,你們曾在東京旅遊時看過這間店的招牌嗎?初來乍到日本,日文一句都不會時,一直以為是跟相撲有關係的餐廳,就這麼一直誤解下去,直到有天......

  「欸欸欸。妳們知道相席屋嗎?」方方問。

  「相席屋,常看到招牌,跟相撲有關係吧......是做什麼的啊?」仍然覺得是跟相撲有關的餐廳的我回。

  「哈哈,不是啦,是年輕男女認識異性的地方啦,有提供食物、飲料,女生去不用錢,男生付費,而且,可以吃到飽、喝到飽耶。」咪將大解惑。

  「啥!是類似相親的地方嗎?」我滿臉問號問,原來有這種餐廳。

  「女生不用付錢,只有男生要付錢,感覺有點怪怪的......」方方說。

  「我本來也這樣覺得,不過同事前兩天去,她說真的是女生不用付錢,店員會安排男生坐到同一桌聊天,也會一次換不同男生聊天,同事吃飽喝足聊滿就回了。」咪將再度解惑。

  「日本這種類似相親,認識異性的產業好多好發達⋯。」方方讚嘆。

  「欸欸,那沒事我們去看看。」咪將提議想去見識見識。

  「可是很怪欸......要跟陌生人聊天......」我回。

  「來日本生活了,什麼都去見識一下嘛。」咪將努力想說服我們。

  「喔,喔,去看看是可以啦,那我可以只吃東西不聊天嗎?」覺得去看看也無不可,反正有得吃,笑。

  「妳們真的要去唷?嗯,相親的地方,我才不要去。」方方滿臉不想加入。

  「走啦走啦,一塊去有伴,壯膽嘛。」咪將使出小哀求招數......

  於是,相席屋之旅,就這麼成行了。

 

  走進相席屋,店內微黃燈光,比居酒屋稍微昏暗些,門口有男男女女在等著進店裡,店員檢查身分證件,確認成年後,就被領著走到小小的包廂位子,店裡已有客人,男生坐在桌子同一邊,女生們坐對面,熱熱鬧鬧的聊著天。店內的女客人們,看起來年紀約莫二字頭,男生年紀就寬了些,看似有二字頭,也有三字頭。

  雖說女生免費,目的是為認識異性的店,但菜單的內容不是隨便打發人的食物,有沙拉、義大利麵、義式香腸、薯條炸雞...等、還有各式甜點,飲品包含酒精和無酒精飲料,種類也多,挺豐富的。

  「下班就衝來,快餓死了,趕快點吃的。」肚子餓的咕嚕咕嚕的我說。

  「好好好,妳就是來負責吃的。」咪將笑著回我。

  「我還有負責保護妳們啊,這場合不知道到底是怎樣的場合,如果有怪人出現,我們就快點走了吧。」裡頭最年長的我總覺得要負責觀察情勢,有問題得立刻嗅出。

  「炸雞不錯吃耶,再多點一些。」方方開啟食物評分探測器說。

  包廂裡就只有我們三人,食物讓人卸下心防,我們開開心心的邊吃邊聊天,聊著聊著,店員打開包廂門,放了三張擦手布巾在對面的位子,跟著走進來三個男生,男生們坐下後,主動跟我們搭話。

  「妳們三個人都在上班了嗎?」男生問。

  「對啊。」我們回。

  「那妳是同事嗎?我們三個是同期的同事。」男生問。

  「不是唷,我們住一起,是Sharehouse的室友兼朋友。」我們回。

  「Sharehouse,是電視上演的男生女生住一起交友那種?」男生們滿臉對Sharehouse充滿疑問,有個電視節目內容是住在Sharehouse裡的男女交友節目,所以常有日本人以為那就是Sharehouse生活,只好認真跟對方解釋一番......

  「原來如此,對了,都不知道怎麼稱呼,我們先自我介紹,然後換妳們唷。」男生們再度想話題。

  「好唷,你們先開始。」我們從善如流,沒話題也會太乾的大眼瞪小眼。

  三位男生的自我介紹,已有想梗要好好推銷自己,笑,如果只說名字就太單調,得加開個什麼玩笑,讓女生們有記憶點,好加分。

  「那妳們做什麼工作啊,我猜猜,是在服飾業界上班嗎?」

  「猜錯了唷。」

  「今天為什麼來這裡啊?是第一次來嗎?」男生們邊問邊自己回答。「我們到這裡已經是第三攤了唷,晚上吃完飯後,去了一間居酒屋,然後決定來這裡,妳們呢?」

  「我們沒來過,想來見識看看。」我們誠實回答。

  「我們也是第一次來耶,真的真的,都沒來過。」男生們完全像第十幾二十次來,但也不需要揭穿,大家來這裡,不過就是聊天說笑,不像真正的相親般,是為了尋覓可交往的異性,所以不用過於認真,也不需老實交代什麼,但也許正是這種環境,有些人抱著別有用意的其他心態也不一定。

  我們從工作,聊到住東京哪區,台灣有什麼好玩好吃、外國人眼中的日本不思議,經歷了一場不會太乾的相席會。

  聊著聊著,店員來包廂敲門,要男生們換桌,換桌前男生會問是否交換聯絡方式,交換聯絡方式是種禮貌的例行任務。

  接著,又進來了三位男生,同樣的想好梗的自我介紹、問工作、問第幾次來相席屋、聊天、換桌、聊天、換桌...,同樣的流程,無數次,在這一晚。

  回家路上⋯。

  「欸,東西挺好吃的,還可以練日文,下次還來嗎?」省錢大作戰方方算出這裡CP值高的問我們。

  「不了,這種場合不適合我,他們太小了,配合他們聊天好累。」我立刻Say No。

  「我也不能常來啦,被男友知道不大好⋯。」咪將有男人真的得顧慮一下。

  看來,我們的相席屋體驗,可能僅只這次。

  相席屋,有好聊的人,也有烏鴉總是飛過的人;有禮貌的人,也有女生不是菜就開始東張西望的人;有單純想和女生聊天的人,也有意圖多些再多些再更多些的人。有些男男女女各自開啟自己的雷達,掃描著對方頻率是否與自己相同,相同頻率,相同目的,那就一拍即合了。

  我們的雷達散發什麼頻率呢?當然是考察,唉,嫩招,唉,老套,姊姊們看著這些小弟弟,心想著,唉,這個真生嫩,哎,這人真單純,意圖馬上被我們這些老薑看出。相席屋比較適合年輕人,面對見識過小小風浪的輕熟女們,這裡比較接近年輕人們的遊樂場,適合年輕、愛聊天、愛交朋友並且會保護自己的妳妳妳,不適合老妹、聊三秒年輕話題就累、還要維持社交禮儀、臉上堆滿微笑的我妳她。

註:

1. 相席,在日文的意思是與不認識的人同桌吃飯,有點類似在台灣去小吃店吃飯時的併桌的意思。

2. 據朋友的調查結果,不同區域的相席屋,男生的年齡層也不同,店位在上班族較多的相席屋,男生的年齡層比較高,那就不是年輕人們的遊樂場了,而女生年齡層則差不多,二十代的女生為大宗,雖説不是真的相親場合,但也有人在相席屋遇見另一半。想練日文或是了解日本人文化,這裡或許不失為一個管道,但女孩子們要懂的保護自己唷。而相席屋的費用,女生不需付費,男生究竟費用多少,我仍然不知道,只在Google查到男生的費用是,前30分鐘1500日幣,之後每10分鐘加收500日幣。完全天價,只能謝謝請吃飯的年輕弟弟們了。

 

 

口袋日本有官方line帳號&粉絲團&IG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