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二刷《天氣之子》前,你了解新海誠對日本環境問題與青少年議題所傳遞的話語了嗎?

  •   
  • 喬齊安

在2016年的《你的名字》締造250億票房──日本國產電影的影史第二高瘋狂紀錄後,新海誠幾乎成為全球知名的動畫大導,也讓三年後推出的這部《天氣之子》注定背負來自觀眾、公司、贊助商、戲院通路……等過於龐大的期待值。然而前作在某些部分妥協後取得的成功,並沒有讓新海誠進行相同路線的複製。根據《天氣之子》小說版的後記,他反而在聽取《你的名字》負評、思考過後決心寫下自己真正想寫、想要表達的故事,完全不去想「適合男女老幼的暑假電影應有的格調」。

如此大膽的決定,也讓筆者在讚嘆於極致、壯麗的畫面表現之外,也欣賞這個寫實、勇於刻劃近未來灰暗面的劇本故事。

《天氣之子》:誕生自天災不斷的平成末期

歷經1995年阪神大地震、2011年311東北大地震等天災,日本人的悲觀主義、保守性格可說是益發明確,而他們災後不敢享樂、害怕遭受懲罰的「自我約束」觀也越來越強烈。而近年來全球極端氣候影響,除了異常高溫、冰山融化,就連颱風都不斷進襲日本,讓精神指標的京都、南部的九州屢屢遭受慘烈災情。環境越來越嚴苛的地球,就是《天氣之子》的近未來中所呈現的狀態。

為了「拼經濟」,川普在2017帶美國退出共同控制氣候暖化的「巴黎協議」;而最近巴西的亞馬遜森林大火的新聞更是引發全球的危機意識。在2017年八月所完成的《天氣之子》劇本,竟以預言的形式在現實世界中急速地被實踐著。科學家已經告訴我們,依照目前的發展,全球均溫將「穩定增加」4~5度,海平面上升10~60公尺,臨海城市被淹沒、人類可以居住的空間越來越少──彷彿《天氣之子》結局前家園有1/3沉入海中,被迫遷居的東京人們。

同樣是雨下個沒完、氣氛灰暗的科奇幻末日時代,與歐美盛行的「Cyberpunk」反烏托邦相比,《天氣之子》有著濃厚的日本民族、信仰與歷史情懷,特色明確,可說是延續了新海誠的創作思想。

亞洲國家一向有將活人拿來祭天平定災害的傳統,日本稱為「人柱」,也正是《火影忍者》中「人柱力」的由來。對了解信仰文化的觀眾來說,當本作中的陽菜揭曉天氣巫女的身分後,就理解她注定走向犧牲的命運。

主角是一群得不到社會保護的弱勢青少年

《天氣之子》以新海誠所擅長的「當男孩遇見女孩後的愛情」作為主軸,卻不再像《你的名字》粉飾太平。少年少女對抗的不僅是整個地球的反噬,最困難的挑戰反而來自週遭大人的自以為是。新海誠這次在他最愛描繪的新宿風景中呈現出了角落的黑暗髒亂。帆高找不到工作、只能撿拾剩食與窩在速食店喝水,路過的冷漠成年人卻沒人對他伸出援手與關懷──他的傷痕代表著家暴問題,而意外撿到的手槍更隱喻了黑幫所操控的青少年犯罪。

而陽菜靠謊報年齡打工卻差點淪落到賣春,不斷靠「天賦」耗損身體、「取悅」大人的設定,也隱喻了弱勢少女生存只能出賣肉體的悲哀;就連小學生凪都被迫早熟、擅長社交、用兩種臉孔面對世人,這反映的是日本首都的社福安全網漏洞,為什麼未成年的孩子需要流落街頭討生活?為什麼應該得到保護的人得不到保護?

「別耿耿於懷了青年,反正這世界早就失控了。」

即便是理應成熟的大叔、或想要成為大人的青年,也同樣逃不過制度與「人」的束縛。飆車時瀟灑帥氣的夏美必須為了企業求職低聲下氣偽裝自我;想要保護帆高的圭介也為了離婚後取得女兒的贍養權而必須顧及社會觀感、放下初衷與尊嚴。《天氣之子》彷彿集結被遺棄的邊緣人,讓他們藉由反抗權威象徵的警察、對整個社會作出強而有力的諷刺,也是保有童心的新海誠在具爭議性的結局想說的話:「憑什麼要我們為了你們這些自私的大人而犧牲!」

《天氣之子》爭議性結局背後蘊藏的意義

如同哥吉拉所代表的核能恐懼具象化,平成末期的作品裡哥吉拉成為人類無法戰勝的障礙。與歐美盛行的超級英雄完全相反,面對不間斷的天災,日本人以影視作品中的「祈願」、「渺小」畫面,被動地渴求大自然給予生存的空間。

新海誠說:「天氣居然變成了我們必須對抗的敵人,這非常可怕。」顯然針對這個嚴肅的氣候議題,在有川浩式的、無可救藥的浪漫解答中,新海誠給了一個符合民族性的明確答覆:所有人對於老天爺所給予的晴天、陽光,請戒慎恐懼,好好抱持感恩與珍惜的心態。

本作在議題上反映現實;在主角帆高的行動、邏輯上致敬了經典禁書《麥田捕手》(1951)的主角;背景畫面上呼應了《言葉之庭》(2013)中的雨與彩虹;末日的預感則令筆者聯想起科幻大作《日本沉沒》(1973,2006),這部日本災難片的先驅影響了許多影視工作者對日本末日的解讀。《天氣之子》在看似雨過天晴的主視覺海報之下,隱藏了對自然與青少年未來擔憂的深刻意涵,值得探討。

(全劇評分:8.0):堪稱傑作,值得推薦,必有收穫

 

延伸閱讀:

日劇劇評:《完美世界》中的不完美,被日本社會忽視——身障者所遭遇的不便與歧視

從《凪的新生活》看日本人的「讀空氣」文化!2019年必看日劇

口袋日本有官方line帳號&粉絲團&IG囉!

在2016年的《你的名字》締造250億票房──日本國產電影的影史第二高瘋狂紀錄後,新海誠幾乎成為全球知名的動畫大導,也讓三年後推出的這部《天氣之子》注定背負來自觀眾、公司、贊助商、戲院通路……等過於龐大的期待值。然而前作在某些部分妥協後取得的成功,並沒有讓新海誠進行相同路線的複製。根據《天氣之子》小說版的後記,他反而在聽取《你的名字》負評、思考過後決心寫下自己真正想寫、想要表達的故事,完全不去想「適合男女老幼的暑假電影應有的格調」。

如此大膽的決定,也讓筆者在讚嘆於極致、壯麗的畫面表現之外,也欣賞這個寫實、勇於刻劃近未來灰暗面的劇本故事。

《天氣之子》:誕生自天災不斷的平成末期

歷經1995年阪神大地震、2011年311東北大地震等天災,日本人的悲觀主義、保守性格可說是益發明確,而他們災後不敢享樂、害怕遭受懲罰的「自我約束」觀也越來越強烈。而近年來全球極端氣候影響,除了異常高溫、冰山融化,就連颱風都不斷進襲日本,讓精神指標的京都、南部的九州屢屢遭受慘烈災情。環境越來越嚴苛的地球,就是《天氣之子》的近未來中所呈現的狀態。

為了「拼經濟」,川普在2017帶美國退出共同控制氣候暖化的「巴黎協議」;而最近巴西的亞馬遜森林大火的新聞更是引發全球的危機意識。在2017年八月所完成的《天氣之子》劇本,竟以預言的形式在現實世界中急速地被實踐著。科學家已經告訴我們,依照目前的發展,全球均溫將「穩定增加」4~5度,海平面上升10~60公尺,臨海城市被淹沒、人類可以居住的空間越來越少──彷彿《天氣之子》結局前家園有1/3沉入海中,被迫遷居的東京人們。

同樣是雨下個沒完、氣氛灰暗的科奇幻末日時代,與歐美盛行的「Cyberpunk」反烏托邦相比,《天氣之子》有著濃厚的日本民族、信仰與歷史情懷,特色明確,可說是延續了新海誠的創作思想。

亞洲國家一向有將活人拿來祭天平定災害的傳統,日本稱為「人柱」,也正是《火影忍者》中「人柱力」的由來。對了解信仰文化的觀眾來說,當本作中的陽菜揭曉天氣巫女的身分後,就理解她注定走向犧牲的命運。

主角是一群得不到社會保護的弱勢青少年

《天氣之子》以新海誠所擅長的「當男孩遇見女孩後的愛情」作為主軸,卻不再像《你的名字》粉飾太平。少年少女對抗的不僅是整個地球的反噬,最困難的挑戰反而來自週遭大人的自以為是。新海誠這次在他最愛描繪的新宿風景中呈現出了角落的黑暗髒亂。帆高找不到工作、只能撿拾剩食與窩在速食店喝水,路過的冷漠成年人卻沒人對他伸出援手與關懷──他的傷痕代表著家暴問題,而意外撿到的手槍更隱喻了黑幫所操控的青少年犯罪。

而陽菜靠謊報年齡打工卻差點淪落到賣春,不斷靠「天賦」耗損身體、「取悅」大人的設定,也隱喻了弱勢少女生存只能出賣肉體的悲哀;就連小學生凪都被迫早熟、擅長社交、用兩種臉孔面對世人,這反映的是日本首都的社福安全網漏洞,為什麼未成年的孩子需要流落街頭討生活?為什麼應該得到保護的人得不到保護?

「別耿耿於懷了青年,反正這世界早就失控了。」

即便是理應成熟的大叔、或想要成為大人的青年,也同樣逃不過制度與「人」的束縛。飆車時瀟灑帥氣的夏美必須為了企業求職低聲下氣偽裝自我;想要保護帆高的圭介也為了離婚後取得女兒的贍養權而必須顧及社會觀感、放下初衷與尊嚴。《天氣之子》彷彿集結被遺棄的邊緣人,讓他們藉由反抗權威象徵的警察、對整個社會作出強而有力的諷刺,也是保有童心的新海誠在具爭議性的結局想說的話:「憑什麼要我們為了你們這些自私的大人而犧牲!」

《天氣之子》爭議性結局背後蘊藏的意義

如同哥吉拉所代表的核能恐懼具象化,平成末期的作品裡哥吉拉成為人類無法戰勝的障礙。與歐美盛行的超級英雄完全相反,面對不間斷的天災,日本人以影視作品中的「祈願」、「渺小」畫面,被動地渴求大自然給予生存的空間。

新海誠說:「天氣居然變成了我們必須對抗的敵人,這非常可怕。」顯然針對這個嚴肅的氣候議題,在有川浩式的、無可救藥的浪漫解答中,新海誠給了一個符合民族性的明確答覆:所有人對於老天爺所給予的晴天、陽光,請戒慎恐懼,好好抱持感恩與珍惜的心態。

本作在議題上反映現實;在主角帆高的行動、邏輯上致敬了經典禁書《麥田捕手》(1951)的主角;背景畫面上呼應了《言葉之庭》(2013)中的雨與彩虹;末日的預感則令筆者聯想起科幻大作《日本沉沒》(1973,2006),這部日本災難片的先驅影響了許多影視工作者對日本末日的解讀。《天氣之子》在看似雨過天晴的主視覺海報之下,隱藏了對自然與青少年未來擔憂的深刻意涵,值得探討。

(全劇評分:8.0):堪稱傑作,值得推薦,必有收穫

 

延伸閱讀:

日劇劇評:《完美世界》中的不完美,被日本社會忽視——身障者所遭遇的不便與歧視

從《凪的新生活》看日本人的「讀空氣」文化!2019年必看日劇

口袋日本有官方line帳號&粉絲團&IG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