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居不易專欄》回家路_

  •   
  • 徐尼唏

  又再次走過機場出境門,要飛往家。

 

  填寫著再入國單,準備與在留卡(註1)一起拿給出境審查官。這是屬於我們這一類人填寫的表單,不是日本人,也不是遊客,我們或唸書或工作的在日本生活,每次暫別日本,都得填上再入國單,並告訴出境審查官,我們預計何時回來,幾個日、幾個週、幾個月,亦或一年以上。

 

  來到東京生活,前前後後近5年,趁著黃金週假期,短暫回台。

 

  喧鬧的登機門前,日本旅客們,拿著台灣觀光導覽書,帶著旅行前的冒險喜悅,喜茲茲的討論的下機後的行程,台北101、九份、永康街……;台灣旅客們,提著大大小小戰利品,帶著旅程結束的滿滿回憶歡欣,開開心心準備回台灣;還有一類人,一個人靜靜的坐在登機門前,或滑手機、或看書、或小寐,八九不離十,不是因公出差,就是在回家的路上,另一個國家,另一個城市的,家。

 

  我一貫的戴起耳機聽著音樂,偶爾假文青的翻著書,看著登機門前的人們,像欣賞一幅會動的畫。

 

  飛機準備起飛,慢慢駛入起飛跑道,一架架飛機排著隊,等著塔台指示,飛往世界各地,也可以看見遠方天空,一架架飛機的紅燈一閃一閃排著隊,等著塔台指示,降落在成田機場。飛機在跑道滑行的速度越來越快,窗外景象也越來越快閃過眼前,離地的那瞬間,我的雙腳仍踩著地,同時也感覺到自己離開了那塊土地,我們起飛了,飛機承載我們的重量,身體的和心頭的,就要飛離視線中越來越小的,豆干般的屋子、稻田,飛越高山及海洋。

 

  在這裡幾年的工作與生活,眼裡的東京,與旅客時代的東京印象,一再衝擊,一再改變,再也不是純旅客眼裡的東京,而是融入到生活裡,慢慢慢慢,不知不覺的,刻印到骨子裡的,一種生活模式,一種個性,一種堅持。

 

  在機上,往台北的雲層上,窗外一片黑,喜歡窗邊位,喜歡獨自佔有窗外景色,白日、黑夜、日昇、日落,無論見過多少次,都要收藏在腦海記憶庫裡。白日,天晴時,可以看見雲朶們,飄啊飄啊的在腳下,各式各樣,各種形狀,軟綿綿的,躺在上頭似乎會很舒服。小時候,雲朶總是抬起頭望向天才能看到,我們用小手抓住天空的飛機許願。離開小時候,坐到了許願飛機上,才知道原來人可以飛翔的比雲高、比鳥更快更遠,可以看盡許多風景。夜晚,天晴時,可以看見星星群們在夜空中閃著閃著,月亮掛在那裡,有時比我還低,無比美麗的,很不真實的,帶有魔幻的景象。

 

  「登。」繫上安全帶的指示燈再次熄滅,我起了身,走向洗手間,總共三個半小時的飛行,有時坐的累了,要找個理由起身走走,窗邊位也是有缺點的啊,總得麻煩坐同排短暫緣陌生人的站到走道上,好讓自己離開這小小的,價格裴也不裴的,小小暫棲之位。在洗手間裡,拉著筋做著各種怪姿勢,舒緩已坐到僵直的背,幸好,幸好,只要3個半小時的飛行,若是12小時的飛行,那該有多累人。

 

  當初來到東京,是因為男人,對,就是這麼膚淺、簡單又看似勇敢的原因,因為男人選擇到東京工作,在台灣工作疲乏的我,有了機會到東京休息喘口氣,讓從小到大完全不想離開台灣,對外國語言沒興趣,覺得在台灣,會這世界最多人口使用的母語中文,就夠吃夠喝夠花夠拉撒睡的我,拋掉台灣的一切,,離了家,學習了日文,用了半生不熟的日文程度,努力的找了工作,留了東京,成了東京新鮮人,也真正成了離人,離家的人。

 

  距離飛機降落,還有一小時,就快到桃園機場,窗外景色仍是夜色,無聊的分辨著,窗外遠處那些一閃一閃的,哪些是星星群,哪些又是乘載著重量的飛機,正在飛往另一座城市世界。身旁的旅人們已睡成一片,我很少睡著,除非極度疲憊,要不,是睡不著的。想著自己從一個家,回到另一處的家,從一個沒有家人在的城市中,自己也無法確信是「家」的日本長居住處,回去另一個,久未居住,有著家人們,有著日漸減少的自己的衣物用品,有著熟悉又陌生的床,有著連碗筷的置放處,每回都得重新複習的「家」。在東京,跟朋友聊天時,偶爾會說「我回家囉。」,當說出口的同時,總感到說不出的違合感,心裡有另一個聲音在吶喊,這才不是我家,才不是那永遠有熱食、有人聲、吵吵鬧鬧的溫暖的家呢。

 

  現在的我之於東京,仍是半個新鮮人,那麼疏離,嘗試融入,那麼不解,嘗試同理,試圖在根深蒂固的自由慣了的台灣魂與日本文化中,直挺挺的,找到站著不歪的平衡點,想描繪眼裡看到的東京這些那些,用絲毫不客觀的,充滿個人意見的,充滿情緒色彩的,描繪我的東京生活。

 

  飛機就要降落,豆干般的屋子、高速公路、流動的車子霓虹閃,又出現眼前,今天的飛行平穩落地,沒有輪胎碰觸到跑道時,將人向前震的衝擊力,飛機再度在跑道上滑行,滑行速度越來越慢,越來越慢,「桃園國際機場」,映入眼裡。

 

  入境審查官說:「歡迎回國。」

 

  是的,我回來了。

 

  日本亦或東京一切一切,拋在腦後,等我回去後,再來細細述說。

 

註:

  1. 在留卡:我們不是旅客,也不是日本人,我們是在這裡唸書(留學簽證)或工作(就勞簽證)或日本人配偶(配偶簽證)身分……的生活著,在留卡是日本入國管理局發給我們的身份證明,像台灣身份證一般大小,有著相片,記載著姓名、出生年月日、性別、居住地、在留資格、在留期限、可否就業等,對了,還有國籍,日本是世上少有在國籍欄大大方方寫上「台灣」的國家(要鼓掌啊,在國外居住,遇到的這些那些,對於國籍認同這事,會比國內來的更更更在意,更更更愛呆丸,笑。),當在留卡記載的內容有異動時,必須主動申報變更。在留卡或其他有相片的身份證件,隨身至少得攜帶一樣,走在路上被警察盤查時,才可以證明自己身份。你說,有那麼容易被查嗎?有的。雖然我長的人模人樣,女人女樣,走在河堤回家路上,一邊玩著手機時曾被抽查,在電車站和朋友嘻嘻鬧鬧時也曾被抽查。當然警察先生們是以很客氣態度詢問(有時還會搞笑一下),並認真的執行自己的工作,沒有任何刁難,我們也是全力配合警察先生們的唷。

口袋日本有官方line帳號&粉絲團&IG囉!

  又再次走過機場出境門,要飛往家。

 

  填寫著再入國單,準備與在留卡(註1)一起拿給出境審查官。這是屬於我們這一類人填寫的表單,不是日本人,也不是遊客,我們或唸書或工作的在日本生活,每次暫別日本,都得填上再入國單,並告訴出境審查官,我們預計何時回來,幾個日、幾個週、幾個月,亦或一年以上。

 

  來到東京生活,前前後後近5年,趁著黃金週假期,短暫回台。

 

  喧鬧的登機門前,日本旅客們,拿著台灣觀光導覽書,帶著旅行前的冒險喜悅,喜茲茲的討論的下機後的行程,台北101、九份、永康街……;台灣旅客們,提著大大小小戰利品,帶著旅程結束的滿滿回憶歡欣,開開心心準備回台灣;還有一類人,一個人靜靜的坐在登機門前,或滑手機、或看書、或小寐,八九不離十,不是因公出差,就是在回家的路上,另一個國家,另一個城市的,家。

 

  我一貫的戴起耳機聽著音樂,偶爾假文青的翻著書,看著登機門前的人們,像欣賞一幅會動的畫。

 

  飛機準備起飛,慢慢駛入起飛跑道,一架架飛機排著隊,等著塔台指示,飛往世界各地,也可以看見遠方天空,一架架飛機的紅燈一閃一閃排著隊,等著塔台指示,降落在成田機場。飛機在跑道滑行的速度越來越快,窗外景象也越來越快閃過眼前,離地的那瞬間,我的雙腳仍踩著地,同時也感覺到自己離開了那塊土地,我們起飛了,飛機承載我們的重量,身體的和心頭的,就要飛離視線中越來越小的,豆干般的屋子、稻田,飛越高山及海洋。

 

  在這裡幾年的工作與生活,眼裡的東京,與旅客時代的東京印象,一再衝擊,一再改變,再也不是純旅客眼裡的東京,而是融入到生活裡,慢慢慢慢,不知不覺的,刻印到骨子裡的,一種生活模式,一種個性,一種堅持。

 

  在機上,往台北的雲層上,窗外一片黑,喜歡窗邊位,喜歡獨自佔有窗外景色,白日、黑夜、日昇、日落,無論見過多少次,都要收藏在腦海記憶庫裡。白日,天晴時,可以看見雲朶們,飄啊飄啊的在腳下,各式各樣,各種形狀,軟綿綿的,躺在上頭似乎會很舒服。小時候,雲朶總是抬起頭望向天才能看到,我們用小手抓住天空的飛機許願。離開小時候,坐到了許願飛機上,才知道原來人可以飛翔的比雲高、比鳥更快更遠,可以看盡許多風景。夜晚,天晴時,可以看見星星群們在夜空中閃著閃著,月亮掛在那裡,有時比我還低,無比美麗的,很不真實的,帶有魔幻的景象。

 

  「登。」繫上安全帶的指示燈再次熄滅,我起了身,走向洗手間,總共三個半小時的飛行,有時坐的累了,要找個理由起身走走,窗邊位也是有缺點的啊,總得麻煩坐同排短暫緣陌生人的站到走道上,好讓自己離開這小小的,價格裴也不裴的,小小暫棲之位。在洗手間裡,拉著筋做著各種怪姿勢,舒緩已坐到僵直的背,幸好,幸好,只要3個半小時的飛行,若是12小時的飛行,那該有多累人。

 

  當初來到東京,是因為男人,對,就是這麼膚淺、簡單又看似勇敢的原因,因為男人選擇到東京工作,在台灣工作疲乏的我,有了機會到東京休息喘口氣,讓從小到大完全不想離開台灣,對外國語言沒興趣,覺得在台灣,會這世界最多人口使用的母語中文,就夠吃夠喝夠花夠拉撒睡的我,拋掉台灣的一切,,離了家,學習了日文,用了半生不熟的日文程度,努力的找了工作,留了東京,成了東京新鮮人,也真正成了離人,離家的人。

 

  距離飛機降落,還有一小時,就快到桃園機場,窗外景色仍是夜色,無聊的分辨著,窗外遠處那些一閃一閃的,哪些是星星群,哪些又是乘載著重量的飛機,正在飛往另一座城市世界。身旁的旅人們已睡成一片,我很少睡著,除非極度疲憊,要不,是睡不著的。想著自己從一個家,回到另一處的家,從一個沒有家人在的城市中,自己也無法確信是「家」的日本長居住處,回去另一個,久未居住,有著家人們,有著日漸減少的自己的衣物用品,有著熟悉又陌生的床,有著連碗筷的置放處,每回都得重新複習的「家」。在東京,跟朋友聊天時,偶爾會說「我回家囉。」,當說出口的同時,總感到說不出的違合感,心裡有另一個聲音在吶喊,這才不是我家,才不是那永遠有熱食、有人聲、吵吵鬧鬧的溫暖的家呢。

 

  現在的我之於東京,仍是半個新鮮人,那麼疏離,嘗試融入,那麼不解,嘗試同理,試圖在根深蒂固的自由慣了的台灣魂與日本文化中,直挺挺的,找到站著不歪的平衡點,想描繪眼裡看到的東京這些那些,用絲毫不客觀的,充滿個人意見的,充滿情緒色彩的,描繪我的東京生活。

 

  飛機就要降落,豆干般的屋子、高速公路、流動的車子霓虹閃,又出現眼前,今天的飛行平穩落地,沒有輪胎碰觸到跑道時,將人向前震的衝擊力,飛機再度在跑道上滑行,滑行速度越來越慢,越來越慢,「桃園國際機場」,映入眼裡。

 

  入境審查官說:「歡迎回國。」

 

  是的,我回來了。

 

  日本亦或東京一切一切,拋在腦後,等我回去後,再來細細述說。

 

註:

  1. 在留卡:我們不是旅客,也不是日本人,我們是在這裡唸書(留學簽證)或工作(就勞簽證)或日本人配偶(配偶簽證)身分……的生活著,在留卡是日本入國管理局發給我們的身份證明,像台灣身份證一般大小,有著相片,記載著姓名、出生年月日、性別、居住地、在留資格、在留期限、可否就業等,對了,還有國籍,日本是世上少有在國籍欄大大方方寫上「台灣」的國家(要鼓掌啊,在國外居住,遇到的這些那些,對於國籍認同這事,會比國內來的更更更在意,更更更愛呆丸,笑。),當在留卡記載的內容有異動時,必須主動申報變更。在留卡或其他有相片的身份證件,隨身至少得攜帶一樣,走在路上被警察盤查時,才可以證明自己身份。你說,有那麼容易被查嗎?有的。雖然我長的人模人樣,女人女樣,走在河堤回家路上,一邊玩著手機時曾被抽查,在電車站和朋友嘻嘻鬧鬧時也曾被抽查。當然警察先生們是以很客氣態度詢問(有時還會搞笑一下),並認真的執行自己的工作,沒有任何刁難,我們也是全力配合警察先生們的唷。

口袋日本有官方line帳號&粉絲團&IG囉!